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公司消息 >

《我不是药神》背后:从中兴通讯到中国药,国人必须警醒!

时间:2018-07-09 19:16来源:财经新闻 作者:财经在线 点击:

  《我不是药神》爆红背后,印度仿制药到底有怎样的故事?制药巨头制造高价药到底是恶,还是善?中国的仿制药为何落后?中国创新药的发展之路在何方?背后的隐情值得一一讲述。

  本文4377个字,大概10分钟读完

  金融八卦女频道每日为你送上有态度、有温度、有深度的精彩内容,欢迎置顶关注,八妹等你

文/金融八卦女作者:林sir

文/金融八卦女作者:林sir

上映不到4天,票房破13亿。

  上映不到4天,票房破13亿。

  《我不是药神》之所以火,在于戳中了中国社会“看病难”和“看病贵”的软肋。

  《我不是药神》之所以催泪,在于人们对病友无力感的深刻共鸣。

  看完电影后,很多人对印度仿制药充满好感。

  看完电影后,很多人对电影中的“大反派”——研发“格列宁”(实为格列卫)的“瑞士诺华公司”情感复杂,一方面对“4万一瓶”的高昂定价很是无奈,另一方面又肯定它们研发新药的贡献。

  看完电影后,很多人对中国的医药监管环境充满疑惑、不解甚至不满。

  一部电影,让太多情绪和观点交织在一起。

  不过,电影只告诉了我们一部分,更多的隐情其实很多人不了解。

  “印度仿制药”是奇葩,“瑞士格列宁”有隐情

  印度仿制药救了很多白血病患者,这是电影告诉我们的。

  在电影最后,和程勇合作的“格列宁”仿制药厂家被法院勒令关停,本来500元一瓶的药无处可购,程勇不得不以3000元的高价从印度各地药房购买。

  虽然波折,但间接说明印度仿制药泛滥。

  印度仿制药历史悠久,起源于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圣雄甘地女儿英迪拉执政期间,印度政府选择不承认药品专利。

  还有一种说法称,九十年代起,美国大量药厂在印度建厂,但是屡次发生大规模“污染死伤事件“,比如有制药厂周边居民大规模高烧不退和死亡;还有大规模化学药物泄漏,死伤数千人。美国为此对印度开放FDA(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数据库以作为补偿,大开方便之门。

  2005年,印度加入世贸组织,才有了药物专利保护。

  从1970年到2005年,印度仿制药在政府庇护下发展了35年。

  当然,占了35年便宜的印度不可能就此罢手。

  事实上,诺华直到2006年才进入印度市场,当诺华为“格列卫”申请专利的时候,被印度政府以“格列卫中的有效成分甲磺酸伊马替尼是一种在格列卫研发之前已知的化合物,该分子于数年前已于美国和其它发达国家取得专利”为由拒绝。

  此后是诺华和印度政府的七年专利战。第二年,诺华败诉。2009年,诺华再败诉。

  到2012年,诺华起诉到印度新德里的最高法院,2013年愚人节这一天,诺华第三次败诉。

  事件从单纯药品专利之争上升到穷人是否和富人一样有机会获得救命药”的高度,甚至上升到“印度药厂为世界穷人谋福利”的高度,诺华梦断新德里。

  归根结底,印度仿制药是奇葩,不可也不能复制。

  但诺华等欧美制药巨头真的冤枉吗?我们或许可以从另一个角度审视他们。

  大多数人都认为药企研发创新药所花费的成本无比之高。不少文章中提到:格列卫药品一共花了超过50亿美元的成本,从1997年到2011年,诺华一共投入836亿美元的成本研发创新药。

  但是,制药业一直是暴利行业。2002年,《财富》500强名单中的十家制药公司的利润总和(359亿美元)超过了其他所有490家企业的利润总和(337亿美元)。

  2014年500强名单中,出现16家制药巨头。名单以销售收入排名,值得注意的是,排名靠后的美国辉瑞营收537亿美元,却有着220亿美元的利润,利润率达到40%。而销售收入达到4762亿美元、排名第一的沃尔玛利润率只有3%左右。此外,其他上榜的制药巨头罗氏和强生的利润率也分别达到20%和19%。

  当时中国国药是唯一上榜的国内制药企业,但利润率不到1%。

  另一方面,制药业的透明性一直饱受诟病。

  美国《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前主编玛西娅·安吉尔博士在《制药业的真相》中曾指出:

  制药公司并没有提供真正重要的细节,例如每个公司为每一种新药花了多少钱,这些钱用在哪些方面?它们说这些信息是保密的。

  在“研究和开发”的名目下到底涵盖了哪些内容?

  实际其中很多可以算作营销费用,它们被列入研发费用的理由仅仅是——大额的研发费用当然要比大额的营销费用好看得多。

  而事实上,2002年,FDA批准的78种新药中,只有17种包含了新的有效成分。这其中,又只有7种被认为是对旧药有所改进,称得上创新药。而其他71种新药仅仅是对旧药的改造,效果和已上市的旧药相比也没有更好。

  所以,哪有什么非黑即白,印度政府的作为很难说得上可取,各制药巨头也未必不在谋取暴利。

  问题的关键还是在中国。

  中国药的两难:仿制药低人一等,创新药创新无能

  既然印度仿制药如此成功,我们自然也希望中国仿制药足够成功。

  既然诺华掌握了决定无数白血病患者命运的药物,我们自然会希望中国也能研发出创新药。

  但事实上,中国药的现状足够令人忧心。

  1、中国仿制药低人一等

  首先是中国给予欧美创新药太多特权了。

  中国为此自创了一个名称,叫作“原研药”,指那些过了专利保护期的创新药。对于这些药,给予单独定价特权。

  这些药与国产仿制药价格的差别,少则高几倍,多则高数十倍。

  这件事的背景是2001年的世贸谈判。一方面由于仿制药此前已经在中国生产,国外制药巨头认为利益受损;另一方面,中国为了鼓励外企把创新药带入中国,才有这一政策。

  结果就是国内仿制药的发展一直受到抑制。新华社《瞭望周刊》2014年的文章提到:原研药在一线城市的二三级医院占比近70%,整体占据全国接近30%的市场,在心血管治疗药等医院常用药中,占比遥遥领先。

  不难理解,原研药利润空间大、质量更优,显然更受医院推崇。

  而制药巨头相当强势,进一步加强了政策优势。中国各地政府总计至少几十次提议,试图降低原研药价格,但收效甚微,甚至因此遭到制药巨头的集体抵制。

  2013年,英国制药巨头葛兰素史克行贿中国医护人员事件中,葛兰素史克一度以威胁退出中国市场抵制中国政府的调查。最终其被罚30亿元,也只是其全球收入333亿美元的很少一部分。

(责任编辑:admin)
分享按钮
------分隔线----------------------------